暗卫挡刀上位手册

第十九章暗卫报复主子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
    段钺其实不太想得罪三皇子。

    他得罪不起。

    三皇子生母覃贵人,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

    平素她清心寡欲,伏低做小,深得皇帝信任,还同后宫大半妃嫔关系都不错。

    旁的后妃,费尽心思吹皇帝耳风,把亲族子弟往朝堂权力中心安排。

    只她一个,跟脑子不清醒似的,求着皇帝,将亲弟胞兄往漠北边关赶。

    众人都笑话她小家子气,但谁能想到,就在两年后 ,漠北淮扬关忽然爆发战乱。

    覃贵人胞兄在此一战成名,单枪匹马冲进敌营生擒贼首,遏住一场大乱。

    同时宫里钦天监占卜星象,又说覃贵人命中带福,有旺夫之相,此后她便一朝翻身。

    此时庄贵妃已失盛宠,覃贵人便成了阖宫上下唯一一个盛宠难当的后妃。

    再往后没多久,皇帝在行宫遇刺,覃贵人嫡子,二殿下段云睿挺身相护,母子二人越发得盛宠。

    没两年,覃贵人便连升位分,直接做了皇后。二皇子立储,成了万人之上的太子。

    三皇子虽平平无奇,可架不住他有个能干的母妃和哥哥撑腰,在宫里横着走也没人管。

    前世,段钺为了靖王,每次都和他对着干。

    他要显摆自己骑射技术,段钺就教靖王,比他射得更精准。

    他要炫耀自己侍卫忠心,段钺就挺身挡刀,比侍卫更出彩。

    三皇子在他面前屡屡丢脸,恼怒至极,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段钺那时候天真,满以为自己有主子护着,怎么也用不着怕他。

    结果呢,他狠心的主子,为了兵权,为了开府称王,竟然把他送给三皇子折磨。

    三皇子畅快得不行,特意造了十八般残酷刑具,一一往他身上试。

    那几个月,段钺几乎是从炼狱里走一遭,被虐待得不成人形。

    他求人去给靖王捎信,求他救救自己。

    可他尊贵的主子屁都不放一个。

    他不是没有手段,也不是没有能力,他就是不愿为了一个暗卫花费精力。

    后来还是段飞亲自去求了陛下,才将他放出来。

    他拖着一身血,回到靖王府。

    靖王连个眼神都不愿奉送,只嫌弃说了句:“滚下去,别脏了本王的眼。”

    他主子忘了,他能出宫开府,能有“靖王”这个封号,全靠他段钺千辛万苦跪来的,豁出性命争来的。

    帮靖王,委实一点好处都没有,反倒落得一身腥。

    段钺站殿门口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一世不能再走老路了,否则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他打定主意,收回目光,转身便离开。

    靖王也没叫他。

    可能是上次被他吼怕了。

    这人自尊心强得要死。

    他走到院落里,心里挣扎许久,又不忍回头。

    靖王还望着他。

    桃花眼里一如既往凉薄,还有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雾蒙蒙的,平白勾人伤心。

    因为被他吸引了注意,连被三皇子抠着伤口虐待,这人也没什么反应。

    段钺觉得,自己的眼神要是不那么好就好了。

    那就不会看到靖王眼角逼出的水痕。

    不会走回去,不会打开三皇子的手,救下他。

    “大胆!谁给你的胆子来妨碍本殿下!”

    三皇子被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狗奴才惹怒了。

    等他看清段钺的脸,才皱了下眉。

    “段十六?你怎么在这?本殿下教训人,怎么你也要插手?”

    忘了说,段钺从前在暗卫营时,教过三皇子骑射一段时间,所以起初,两人关系并没有那么僵。

    应该说,段钺受皇帝宠爱,和宫里所有人关系都不错,所有人都敬着他。

    是他认靖王为主后,不分青红皂白,擅自将旁人都划分为死敌,才慢慢成了孤家寡人。

    他没想那么多,他就想让靖王当皇帝,让主子成为人上人,摆脱被欺凌的命运。

    他总在想,自己只要主子一个人就好了。

    可他没想过,他主子不想要他。

    汲汲营营一生,最后什么也没了。

    蠢货说的就是他。

    然而,即便重来一世,他也还是在做蠢事。

    段钺深吸口气,后悔得想打自己两巴掌。

    他怎么就走回来了。

    他低头,眼神复杂,看着靖王,

    靖王长卷的睫毛眨了眨,血肉模糊的手腕微抬,环住他的腰,脸颊亲昵蹭在他胸膛。

    这是他的小习惯,每次受了点疼,都会抱紧段钺,露出脆弱一面。

    仿佛只要肌肤相贴,就能缓解疼痛。

    就因为这个动作,让段钺一度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不同的。

    但后来段钺才发现,这人对谁都可以做这种亲密动作。经常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页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