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你再打一下试试

以前抢小孩糖葫芦,现在抢糖糕。 第(1/3)分页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你又怎么了?”思文听到身后的花沉亭勒马,也勒马会回头却看到地上站着的小女孩子。

小姑娘想了想,垂下了头。

周拂过来看垂着头的小女孩,上前蹲下来看了看,轻声道:“昨晚不是说好了吗?为什么还要跟着我们?”

骑马到杏林时已经是傍晚,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两间房,歇了一会吃过饭,周拂跟客栈要了热水,替风眠洗了一个热水澡。花沉亭跟思文吃过饭出门转了一圈,晚上回来手里拎了一个包袱,里面是一套干净的衣衫。

花沉亭走过去看着仰头看着她,还没她腿高头发凌乱还喘着气的小姑娘皱着眉头,歪着头道:“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这么长的路,你跑了一路?”思文看了一眼,发现小姑娘的脚上一只脚上穿着鞋,一只脚光着。

花沉亭没再问,坐过去喝了水晃晃悠悠的起身走到榻前倒了下去。

***

思文听着笑道:“这名字好,风眠……不错。”



思文走到跟前看了看,笑着问道:“你一直跟着我们吗?”

小姑娘抬头看了看,弱声道:“不能跟着你吗?”

看到进门的人,思文到了杯水放在桌上轻声道:“周姑娘睡了。”

小姑娘看向思文,半晌点点头。

夜里吃过饭喝过酒之后,花沉亭打听到土匪头子姓胡,叫胡安,因为长了一脸大胡子,就被叫做是大胡子,做土匪是因为家里老母亲被人欺负,他反手伤了人没办法才当了土匪的。

“咋就你一个?”

小姑娘不说话,就抬头看着。

小姑娘抬头看了看,弱声道:“我叫风眠。”

花沉亭和思文一听,也没说话什么,转身去骑马,周拂则是抱着风眠上了马。

“现在不是讨论名字的时候。”花沉亭指着地上的小孩:“怎么处理?现在咱们是被缠上了,是要带着还是要送人?”

“打住,不许哭!”花沉亭一看这是要哭,赶紧制止,不耐烦道:“有话就说,就是别哭。”

周拂将头发给擦干,摸了摸头微声道:“好了,去睡觉吧。”

酒过三巡之后,该散的都散了,花沉亭这次往回走,回到屋内只看到思文坐在桌前。

看到洗干净的人,花沉亭歪头仔细看了看,调笑道:“呦,这洗干净了还挺好看的。”

周拂回头瞪了一眼,转头拉过小姑娘轻声道:“别害怕,她就声音大而已。”

花沉亭心大,根本没注意那些,歪头看着人问道:“你叫什么?会不会说话?”

周拂站起来,看了看思索了一下说道:“先带着吧。”

周拂愣了愣道:“你要跟着我?”

周拂回头看了一眼也勒住了马跳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三人就早早的离开了那个破寨子,但出了寨子越走越不对劲,花沉亭骑马走在最后,一回头往后看就看到身后跑着一个气喘吁吁小身影。

思文一愣,赶紧回头叫了一声“周姑娘。”

花沉亭赶紧勒马停了下来。

花沉亭看的出来,这人有情有义,就开始劝说别当什么土匪了,让带着他那些兄弟们去投军。

思文走过去踢了一脚,见没声音,叹了口气转身吹了灯也去睡了。

小姑娘盯着周拂,抿着唇,眼里都快哭了。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