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你再打一下试试

她咋不把你砍死呢 第(1/2)分页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大夫,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

周拂送完人回来,看到坐在角落里还举着手的人,微微怔了怔,走过去看了看聚在半空中的手,说道:“没事吧。”

花沉亭举着自己的食指,伸到周拂面前反问道:“你说有没有事?”

“帮我放进嘴里,别让他咬到自己的舌头。”

花沉亭觉的没有比自己更倒霉的了,送个饭还受伤,被咬了一口。

拎着食盒进了医馆,远远的就看到站在柜前拿着毛笔在写记东西的人,走过去将食盒放在桌上。

她真够倒霉的。

“啊!!!!”

周拂看到花沉亭的食指上,被咬的发红微肿,还带着血:“我给你上药。”

拎着食盒出了门,花沉亭晃悠着这走着,其实医馆和将军府相隔也没多远,以花沉亭的脚程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小孩咬住木棍的同时也咬住了花沉亭的手指,小孩得的是癫症,犯病时用的都是全身的力气去咬的,周拂刚才就是怕小孩要到舌头,才让花沉亭将那木棍给孩子咬的,谁曾想竟咬到了手,刹时间医馆内叫声响彻。

霍妍君因为怀孕,每天吃过饭不是躺着,就是坐着,回来好几天了,这腰明显大了一圈。

花沉亭还想拒绝的,可想到她跪祠堂的时候人家也给她送过饭,垂着头叹了一声拎着食盒道:“知道了。”

花沉亭拿着木棍放进孩子嘴里,怀里的孩子一直在抽搐,木棍在放进嘴里瞬间花沉亭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也碰到了孩子的牙齿,下一刻花沉亭就睁大眼睛。

包好伤口,扔下多余的纱布,花沉亭话都没说起身就走走了。

这件事不知谁传的整个花府都知道了,花沉亭又是个不爱分上下的主,府内的丫头,婢女听了都来

***

花沉亭抬头说了句:“废什么话。”一把拿过药瓶用牙咬开,用好的那只手将药涂到伤口上,眉毛微微皱了皱,拿过一旁准备好的纱布亲自包好。

“必须去。”霍妍君将手里的食盒塞进花沉亭手里说道:“不许跟阿拂斗嘴,吵架。”

看到如此熟练的包扎手法,周拂就知道她受过多少伤,不然也不能这么熟练。

坐在角落的凳子上,看着周拂送抱着孩子出门的人,再低头看看自己被咬伤无人问津的手指,她顿时有种自己连那根被咬的木棍都不如。

花沉亭被小孩咬了一口。

花沉亭没在说话,看着周拂去拿药。

花沉亭反应过来,伸手拿过桌上那根木棍走过去。

“大嫂说你没回去饭,让我带给你。”花沉亭转身脚还没迈出去,就看到门口冲进来一对穿着粗布衣衫的夫妇,怀里抱着一个几岁的孩子冲了进来,嘴里还不断的叫着怀里的孩子。

周拂翻开孩子的眼睛看了看,看到嘴角的吐出的白沫,身体还在抽搐,赶忙将孩子最捏开,转身看了看,冲着花沉亭道:“把你旁边那根棍子拿给我。”

周拂手刚按在食盒上听到声音,立即从里面跑出来迎了上去。

中午吃过饭,花沉亭还没出门就被叫住了,看着递过来的东西,她有些难为的蹙眉:“我不去。”

周拂看到桌上的食盒,抬头看了看,放下手里的毛笔。

从柜上拿了药,走到花沉亭跟前,看着那伤口,周拂张了张嘴,说了句:“这药有些疼,忍着点。”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