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挡刀上位手册

番外·飞九篇·能和段飞躺一个棺材的,只有他段九
上一页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
查看段飞情况。经醒了,正无力靠在池壁上,昏沉沉看他。

    长及腰的墨发打湿了,一缕缕贴在他苍白的脸颊和瘦削的肩.上,薄如蝉翼的雪纱若隐若现罩在他纤细莹润的身体上,盈盈一握的腰肢,修长并拢的双腿,臀尖性感的弧线没入水中......无-处!不在诉说着这个男人的诱惑。段九看了一会,突然有点庆幸,他没有生在青楼。

    “统领。”段九跪过去,将他从水里捞起来, 内力蒸干水分,用宽厚的鹤氅严严实实裹起来,抚了抚他脸颊。段飞虚弱靠在他肩上,气若游丝:“你不该来。”

    “不来?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被这畜生玷污吗?”

    段飞轻叹一声,有些无奈,但又没说什么,

    衙门能动的人都被打趴下了,段九抱着他直接回了客栈。

    段飞被下了药,路上便没撑住,靠在他肩上睡了过去。

    段九本想将他放在榻上休息。

    但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怎么,都没舍得放手,就这样硬生生抱着人,在榻上僵硬地枯坐了一整夜。第二日段飞醒来,就见自己在他怀里蜷缩成-团,搂着他的腰,枕在他颈窝,姿势亲密得过分。

    段飞一僵,抬眸看过去。

    段九正睁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直勾勾看他:

    段飞沉默片刻:“放开我吧。”

    段九真的不想松手,他可能魔怔了,耍赖道:“我动不了。”

    段飞也不说话,安静看他,一双凤眸清澈明净至极,好似将他隐藏的-切不堪都窥探在眼底。是了,段飞应当清楚的,大多数人都对他抱着肮脏的心思。包括自己。

    段九脸色不大好,慢慢地,松了手指。“抱歉。段飞扶着床柱站稳,理了理衣衫,回眸看他: “待会恐怕不平静,你一夜没合眼, 先小憩片刻吧。段九眨眨眼,本以为他生气了,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你不骂我吗。段飞斜睨他一眼,但什么也没说,坐在‘了窗前矮凳上,似是要守着他入眠。段九心尖跟挠痒痒似的,“统领,你真的不气吗?"段飞摇头,只道:“那府衙县官同这一带恶霸勾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端了他老窝,他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要和你拼命的再不睡,等人来了,你便睡不了了。”惊奇:“他一个小小县官,哪来这般大的势力?"

    “是故我才在此停留,想打听他幕后撑腰之人。”段飞说着,回眸看了他一眼。

    哦,段九终于看懂了,因为这-一眼含义实在太明显了。段飞以己身为饵钓大鱼呢,结果他这个蠢货,忙里忙慌就把饵从鱼嘴里夺出来,宝贝地护着了。

    段飞昨夜说他不该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段九瞬间觉得自己傻得和小十六一样了。

    他不自在地挠挠头:“我是怕你....,把自己的清白给搭进去了。

    “无妨,也不是什么大事。”

    段九皱眉,非常、极度不喜欢他这么说。

    你这话不对,什么叫......"

    段飞突然回头冲他“嘘”了一声,迅速闪身过来上了榻,将段九闷进被窝。

    段九猝不及防,被他摁在了小腹,下巴抵着团柔软之物。

    是个男人都知道这是什么。

    段九脸色瞬间爆红,连呼吸都停了。有人敲门进来,扫视一圈没见着其他人,才道官差查案,让他收拾收拾赶紧下去。段飞颔首应下,待人离开,才将被褥掀开。已经被闷成了煮熟的红虾,动也不敢动。段飞疑惑看他一眼:“你不舒服?

    段九:

    ".......

    段九艰难地摇头,也不敢看他,翻“了个身面对墙里,紧绷着嗓子: “官府怕是来抓你的。

    “不错。

    段九生怕他又要以身犯险,一时顾不得羞耻,回身紧张道: “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小十六考虑,你若在这里出了事,小十六会伤心成什么样?我知道那老者之事令你痛心,但你也有自己的人生,不能不顾安危涉险啊!你若实在不放心,我会安排人过来安顿那一对兄妹,官府的事就交给暗卫营处理, 你如今身无一官半职,冒险办案实在不明智,统领,您就听我这一次,我....."段飞不堪其扰,打断他:“我没说要继续查下去。

    “对、对,我知道不查下去是不对,但.....”段九一愣,“你说什么?"飞看他一会,淡淡道:“原先想着顺手,才想一并处理了,既然情况不对,我自会及时抽身,从长计议。‘见段九表情诧异,段飞不由好奇: “我并没有那般古道热肠,是什么原因给了你这种错觉。哦,因为在我心里你就是个渴望亲情害怕温柔经常自闭又隐忍倔强的烂好人......呔,这种话说出口段飞会把他灭口的!段九含糊不清:“嗯、嗯...小十六说的......

    远在长安的段钺又打了个喷嚏,一口鸡汤喷了一地。端着汤盅的靖王真的要气哭了:“段钺!你又吐!本王不伺候你了!"
上一页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页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