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和病娇皇帝有一腿?

第3章你想将这些东西用在孤身上? 第(1/2)分页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娄钰叹了口气,眼前的小太子就像一只还未长成的猛兽。虽然目前看上去无害,可他随时都要防着,以免他突然伸出爪牙。

“拿进来吧。”娄钰不得不收起心思,对门外的影一道。

影一得了令,抬步走进门来。他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中的东西,用布盖着看不分明。

“慕云清以下犯上,原本该处以极刑。不过,宴儿你都为他求情了,那本王就网开一面,饶过他这一回。”娄钰一边观察着时宴的表情,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

可是,这话就算他说出来,怕是也没人相信。

娄钰的语气和神态,几乎让时宴产生一种错觉。就仿佛眼前之人,不是对他百般羞辱的摄政王,而是曾经那个对他关怀备至的太傅。

时宴并不认为娄钰会这么轻易放过慕云清,他这么做,必定有其他目的。

似乎没有料到时宴已经醒来,影一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他恭敬的将托盘放在床前的矮几上,随后就躬身退了下去,离开之前,他还好心的为两人关上了门。

因此,两人还算有一段师友徒恭的日子。只可惜,后来先皇重病卧床不起,娄钰便原形毕露了,他一举撕破了自己的伪装,用手段把持朝政,但凡忤逆他的人,皆被他铲除。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时宴不再唤他先生,而是称他为摄政王。

娄钰表示,他什么也不想,他就想安安稳稳的做几年摄政王,然后回家养老。

时宴的举动,着实将娄钰吓了一跳,虽说他早就知道,这小太子前期被蹂躏得很惨,可这一言不合就给他跪下,还真让他有些吃不消。

在成为摄政王之前,娄钰是时宴的太傅。那时候先皇还在,娄钰十分收敛,还根本就不像现在这样嚣张跋扈。

时宴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不过很快,那笑容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警惕。“摄政王想要时宴做什么?”

娄钰见时宴感

时宴明显不信,娄钰不在他伤口上撒盐就是好的了,会给他准备伤药?

这样想着,娄钰决定给时宴打打亲情牌。他亲自上前,将时宴从地上扶起来,又示意他在床上坐下,而后他才温和一笑道:“从什么时候起,宴儿竟然不愿意再叫本王一声先生?”

将信将疑的掀起托盘上的布,待时宴看清托盘里的东西时,他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就在娄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时宴的话时,先前离开的影一已经去而复返了。“王爷,属下已经将东西准备好了。”

“这是什么?”时宴看了眼矮几上的东西,不由得猜想着,娄钰这是又要搞什么花样。

现在既然这鞭子已经打了,那么自然也该给一颗糖了。

将情绪完美的掩下,时宴强忍着恐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颤抖得不那么厉害。“时宴不敢,时宴只求摄政王能放过云清。”

所以,打一鞭子给一颗糖吃,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娄钰看着努力维持镇定的纤细少年,他这是怕自己怕到了极点。想必同样的,他恨自己也恨到了极点。

算了,反正人,他是下不去手杀的。不如就好好跟他勾兑一下,指不定他就对自己改观了呢?

可也仅仅是一瞬间,时宴便清醒过来。他在心底自嘲一笑,娄钰这么做,怕不是又想出了什么新的法子羞辱他吧。

“这是本王特地让手下人为宴儿准备的伤药。”娄钰说着,向时宴投去一个“你感不感动”的眼神。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阅读页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淡灰

深绿

橙黄

夜间

字体大小

章节为网友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